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入门 > 正文

「炒股学习」上市公司诚志股份和康恩贝披露工业大麻进展

互联网

炒股学习


 「炒股学习」上市公司诚志股份和康恩贝披露工业大麻进展
 
 
  
 
 
  4月7日晚间,因“涉麻”而在二级市场走红的诚志股份(000990)进一步披露了公司与工业大麻相关的业务进展;而同为“工业大麻”概念的康恩贝也于近日在互动平台上,一口气回应了诸多市场关切。
 
 
  控股并增资
 
 
  4月7日晚间诚志股份公告称,公司拟通过下属全资子公司北京诚志高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诚志高科”)以2亿元为对价受让云南汉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云南汉素”)持有的云南汉盟制药有限公司(下称“云南汉盟”)37.14%股权。
 
 
  同时,诚志高科拟对云南汉盟增资不超过1.38亿元。增资完成后,诚志高科将成为云南汉盟的控股股东,持有49%的股权。华德新机遇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下称“华德基金”)拟对云南汉盟增资4200万元,增资完成后,华德基金持有云南汉盟15%的股权。
 
 
  上市公司及诚志高科将通过自有、自筹资金解决上述资金来源,其中,上市公司以自有资金向诚志高科增资2亿元,诚志高科自筹1.38亿元。
 
 
  本次交易后,云南汉素将不持有云南汉盟股权。义乌汉盟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公司(下称“义乌汉盟”)持股比例由27.86%下降至18%,云南汉实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云南汉实”)持股比例由35%降至18%。
 
 
  据公告披露,义乌汉盟、云南汉实与上市公司均不存在管理关系。华德基金为契约型私募基金,诚志股份以自有资金认购该基金不超过5亿元,截至公告披露日,已完成2.5亿元的首期认购,后续根据项目投资需求申购不超过2.5亿元。
 
 
  成立于2017年10月的云南汉盟目前尚未实现盈利。
 
 
  据公告披露,云南汉盟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0.22万元,净利润-142.77万元。2019年前三个月实现营业收入0.86万元,净利润-38.44万元。
 
 
  云南汉盟财务情况
 
 
  公告显示,本次交易评估以市场法评估结果作为最终评估结论。通过市场法计算过程,在评估假设及限定条件成立的前提下,云南汉盟在评估基准日的股东全部权益,评估前账面价值3318.79万元,评估价值5.39亿元,增值5.06亿元,增值率1523.18%。
 
 
  诚志股份表示,云南汉盟已取得云南官渡当地筹备工业大麻花叶加工的前置审批资格,且团队核心成员具备工业大麻加工全环节经验。云南汉盟并入诚志高科将丰富公司的产品线并可培育出新的利润增长点。而公司下属的生命科技业务及研发平台对于云南汉盟的更高等级发展又可形成有力支撑,诚志高科控股云南汉盟对于公司进入工业大麻产业具有战略意义。
 
 
  此前在3月11日,诚志股份就曾公告与云南汉素等签署了《股权转让及增资框架协议》,拟1.3亿元受让云南汉盟37.14%股权,同时对云南汉盟增资不超1亿元。此次增资完成后,诚志股份成为云南汉盟的控股股东。
 
 
  3月11日至14日,诚志股份股价即连续4个交易日涨停,至今累计已出现10次涨停记录,最大涨幅超过144%。
 
 
  高商誉问题待解
 
 
  作为清华大学控股的高科技上市公司,诚志股份2000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主营业务包括清洁能源、功能材料、医疗健康等。近期因并购工业大麻企业而走红的同时,诚志股份仍面临子公司未完成业绩承诺等问题而带来的问询质疑。
 
 
  3月28日深交所公司管理部对诚志股份下发年报问询函称,安徽宝龙电器有限公司、丁苑林承诺安徽宝龙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宝龙环保”)三个会计年度(2016年、2017年及2018年)累计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不低于1.25亿元。截至报告期末,宝龙环保已累计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8744.34万元,未完成承诺业绩。报告期公司对2016年非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宝龙环保形成的商誉未计提减值准备。
 
 
  因此,问询要求诚志股份说明宝龙环保交易对方是否具备履行业绩承诺的能力以及具体的履行承诺安排。同时结合宝龙环保目前的经营情况、盈利能力、核心优势,补充说明对商誉未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在商誉减值测试的关键参数中宝龙环保税前折现率显著高于其他收购项目的原因及合理性。
 
 
  诚志股份“爆雷”的子公司不止宝龙环保一家。
 
 
  2015年3月诚志股份通过分次股权收购及增资方式合计取得安徽今上显示玻璃有限公司(下称“安徽今上”)75%股权,交易对方上海今上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今上”)、曹树龙、张雁承诺安徽今上2015年、2016年经审计的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500万元和1.2亿元,但安徽今上2016年经审计的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6483.43万元,未实现业绩承诺,上市公司提起仲裁程序。
 
 
  2018年7月28日,公司披露称,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已裁决上海今上向公司支付利润补偿款6400万元,曹树龙、张雁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问询函要求诚志股份说明上述仲裁裁决是否已执行,及本次业绩补偿的会计处理过程和依据。同时要求说明安徽今上在业绩承诺期结束后连续两年大幅亏损的原因,是否不存在业绩承诺期内管理层进行收入利润调节以达到承诺业绩的情形。
 
 
  针对此番收购云南汉盟,问询函也要求上市公司结合国家禁毒办的通知,详细说明云南汉盟取得的《关于云南汉盟制药有限公司申请筹备开展工业大麻花叶加工项目的批复》是否存在重新审定许可审批的风险,是否存在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停止审批的风险,云南汉盟是否存在暂停产业活动的风险,本次交易是否能够实现工业大麻在医疗健康领域应用的收购目的。
 
 
  对于上述问题,4月7日晚间诚志股份公告称,鉴于该问询函中的部分事项尚需进一步核实与完善,公司将延期回复。
 
 
  康恩贝:大股东已基本完成播种前准备工作
 
 
  前期,A股市场为“麻”而疯,概念股轮番涨停。风口浪尖之上,参与工业大麻业务的康恩贝(600572)引来了投资者诸多咨询。如今,A股的大麻炒作风头有所降温,公司在互动平台上,一口气回答了诸多市场的关切。
 
 
  康恩贝被市场戴上工业大麻的帽子,始于年初的一份公告。
 
 
  2019年1月27日晚间,康恩贝接到全资子公司云南希陶绿色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希陶公司”)报告,希陶公司全资子公司云南云杏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云杏公司”)收到加工大麻花叶项目申请批复。
 
 
  随后,康恩贝进一步加码在工业大麻领域的布局,公司于3月7日晚发布公告,拟以3000万元受让全资子公司希陶公司所持云杏公司100%股权,并在股权受让完成后对云杏公司增资6000万元。
 
 
  据悉,康恩贝在现代植物药领域耕耘发展数十年,在植物提取领域拥有先进的生产技术和丰富实践经验。云杏公司原建有一条先进的银杏叶提取生产线,年加工处理能力(银杏干叶)3000吨,本次申请从事工业大麻加工业务,是计划在其现有厂区的提取生产线和附属设施基础上经必要改造后进行试制,试制合格再申请正式生产加工许可证,获批许可后开展工业大麻花叶加工提取业务,生产大麻二酚(CBD)原料产品等。
 
 
  康恩贝表示,近期,在康恩贝上市公司统一部署和全力支持下,云杏公司根据上述公安机关批复要求,组建技术团队,制定改造试制方案和工作计划,按监管规定有序开展生产设备线改造、试制等工作。根据初步研究测算,上述生产线改造完成后,预计年加工处理工业大麻花叶(干品)能力为2500吨—3000吨。这也将是目前已知国内最大的工业大麻花叶加工处理产能之一。
 
 
  实际上,除了康恩贝之外,大股东康恩贝集团积极布局,1月12日,康恩贝关联公司云南希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希康生物”)与中麻立方科技有限公司签约,涵盖工业大麻的种植、提取技术、生产加工等环节,双方将共同探索与推动工业大麻的产品市场开发和产业发展。
 
 
  对于大股东在大麻播种方面的情况,康恩贝表示,经向控股股东康恩贝集团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希康生物了解,希康生物下属位于云南曲靖市沾益县(区)、红河州泸西县和文山市的三家子公司云南希美康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泸西希康银杏发展有限公司、云南希诺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经其当地公安机关批复分别获得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同时获批许可种植合计24000亩工业大麻原料,种子采用“云麻7号”,现已基本完成包括种植面积与地块的落实和种子采购等在内的有关准备工作,即将结合农时和气候等情况先后开始播种。据了解,在符合公安机关的监管条件下,今年就有部分工业大麻在适合的银杏林地采取套种,面积近3000亩。
 
 
  预计3至5个月内完成生产工艺改造和试制
 
 
  云杏公司系布局发展银杏叶等药材提取加工基地需要建设,如今用来发展工业大麻业务,势必会涉及到生产工艺的改进等问题。
 
 
  对此,康恩贝表示,公司子公司云杏公司在取得加工工业大麻花叶项目申请的批复函后,目前尚在对现有生产线进行改造和开展试制阶段。生产线改造主要是分离、纯化方面的设备增加和技术改造,还有公安监管需要的监控系统等等,有关工作正在抓紧进行。按正常预计,改造和试制工期将在3至5个月内完成。
 
 
  对于参与工业大麻能给公司带来多少产值和利润?康恩贝表示,根据花叶中平均CBD含量计,按一定的提取加工得率(需通过试制并经试生产期后明确)可生产出高含量CBD的提取物。
 
 
  由于云杏公司工业大麻加工项目目前还处在筹备试制阶段,具体加工提取的产品的大麻二酚(CBD)含量及生产工艺参数等尚需通过试制逐步明确,并需要申请并获批取得正式加工许可证后才能确定。虽然目前一些报道资料中有国外市场上不同纯度含量CBD原料的价格,当未来市场可能变化,产品销售和价格等还取决于届时的市场需求情况,故该项目正式投产后的年产量、产值和利润具体数据暂无法预计。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