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入门 > 正文

「股票除权日」长期来看股市一定是涨 超额收益来自三方面

互联网

股票除权日


   「股票除权日」长期来看股市一定是涨 超额收益来自三方面
 
 
  
 
 
  尊敬的持有人,
 
 
  你们好!
 
 
  又到了跟大家汇报的时候,既期待,又有顾虑。
 
 
  之所以期待,因为这是基金经理与持有人之间打破信息不对称、建立了解和信任的好机会,虽然这种交流的频率并不高。顾虑的是,如果词不达意,推心置腹的交流反而有信口雌黄的辩解之嫌。
 
 
  但作为基金经理,有义务向持有人做思想汇报,今天聊一聊超额收益这件事。
 
 
  记得一位特别优秀的基金经理曾经说过,基金经理的目标有三个层面:一是给持有人赚到钱,这是投资的根本意义;二是战胜指数,这是专业价值所在(否则持有人直接买指数就好);三是排名,如果前两项做到了,排名就不会差。
 
 
  由于股市长期来看几乎一定是涨的,所以只要不折腾,赚钱并不难。所以战胜指数(即获取超额收益)才是重点。如同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无法战胜指数的基金经理也不是合格基金经理。
 
 
  超额收益从哪里来?也刚好是三个方面:
 
 
  一是知道的比别人更多;
 
 
  二是分析得比别人更透;
 
 
  三是角度与众不同。
 
 
  股票价格的短期涨跌由有效的边际信息决定,比如超预期的业绩、突然颁布的产业政策以及预料之外的重大国际事件,贸易谈判突生变数就属此类。提前获知这些信息的办法或许有,但成本太高,比如提前获知企业财报要承担法律成本,或者聘请专业机构研究各种政策要承担经济成本(研究成果需要准确并且独享)。知道的比别人多,代价很昂贵,对我们而言可行性不高。
 
 
  投资是关于预测的学问,我们也可以通过更细致的分析来准确地预知未来。但霍华德.马克斯说:“要在预知未来事件的能力上远远超越别人,我们就需要具备三大成功要素:一是有远见,二是有直觉,三是有第二层思维。我不相信这些东西能被简化到可以写在纸上,也不相信这些东西能通过读书被人们掌握。”这段话的关键词是“第二层思维”,意味着你要想别人所未想,见别人所未见,深入的研究还不足够,重要的是你要比别人的深入研究钻得更深。在充斥着上万个专业投资者的市场中,相信自己是“更强”的,需要极大的勇气并承担极高的风险。
 
 
  可靠的路似乎只剩下一条,即与众不同的角度。主流投资者专注于寻找“会涨”的股票,我们可以选择等待“物超所值”的价格,因为股票的长期收益取决于资产的长期盈利能力以及购买价格。主流投资人把周期当敌人,我们可以把周期当作朋友,市场在悲观时会过度悲观,周期则可以提供更多更低的价格。
 
 
  穿越周期看周期,周期就不再是风险。但任何一种方法都有利弊,拉长的投资周期提供了长期确定性,却回避不了短期的不确定。以长期视角看股票,需要放弃“买入即步入上涨通道”的执念,甚至要敢于去接“正在下落的刀子”,而这个过程,可能会有一点疼。
 
 
  基金的净值表现在时间维度上难免会有阶段性的优劣之分。成熟的基金经理需要做好承受这些跌宕起伏的心理准备。人非圣贤,皆被情绪所扰,喜怒哀乐,不影响理性决策就好。
 
 
  理性的决策方式是什么?就是基于你所知道的做决策。所以,第一要务是搞清楚我们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
 
 
  关于贸易战,我们不知道事件后续会如何发展。网络上的分析文章汗牛充栋,有左派,有右派,更有忽左忽右的,以经营流量为目的的公众号文章匮乏知识营养,就如同特朗普总统娱乐化的表达方式总让人联想到古希腊的“众愚政治”,那是煽动家的舞台。世界不缺少煽动家,却缺乏真相。我所知道的,是一个朴素的经济原理,即国际贸易的格局取决于全球分工基础上的国家比较优势。
 
 
  对美贸易顺差源于我们的制造业优势;对德、日、瑞士的贸易逆差,则意味着我们在高端制造业的不足和提升空间。贸易战是一块试金石,它将考验中国经济的成色和反脆弱性。有一项美国学者的研究表明,公司之间和国家之间劳动生产率产生差别的根源在于管理、动机和精神因素,而非教科书中强调的资源分配方式。动机和精神,正是中国文化的优越性所在,基于此,我们熬过这一关并且实现产业升级的可能性不低。
 
 
  关于盈利预期,我们不知道第二季度的上市公司基本面会超预期还是不达预期。我们知道的是经济周期循环往复,按照一般规律,现在应是周期底部,或接近底部。所以,大可不必纠结于寻找精确的底部。影响一个产业长期盈利水平的不是景气周期,不是贸易战,而是竞争格局。概率上我们倾向于认为越来越多的行业格局在往好的方向走,这意味着盈利底部可能逐级抬升。
 
 
  关于市场趋势,我们不知道下个季度是涨是跌,在任何一个时点预测未来三个月的股市涨跌,准确率都如同掷硬币。我们知道的是,快速下跌之后,市场的估值水平又回到了极低位置,中证800指数(3965.3701,19.51,0.49%)的市净率滑落到历史后10%分位,长期风险报酬比又开始诱人。
 
 
  据传马克.吐温说过:历史不会重演,却会惊人地相似。“这次不一样”,是投资世界最危险的5个字。马克斯又说:“投资人往往只看一步之遥的过程,赋予其机械般的可靠性,并按照这种非常稳定的可靠性过度推理。”这是极度贪婪和恐慌的催化剂。视角放长一些,会发现历史上很多曾经吓死人的事儿,事后来看都不是事儿。
 
 
  万事皆周期,这使得人的情绪大多在乐观与悲观之间摇摆,而真相却往往位于中间地带。
 
 
  在投资者眼中,一家上市公司时而明星,时而平庸,其实公司还是那家公司,利润的波动,周期使然。
 
 
  在持有人眼中,一位基金经理时而英雄,时而狗熊,其实人还是那个人,业绩的波动,周期使然。
 
 
  对基金经理而言,一时顺风顺水,一时背运连连,其实套路还是那个套路,顺与不顺,周期使然。
 
 
  顺境时多一些谦逊,逆境时多一点桀骜;少预测周期的拐点,多审视周期的位置,接受并拥抱周期,更利于把投资这件事做得持久。
 
 
  在得到财务成功的过程中,重要的是时间,不是时机。人的焦虑大多来自对“时机”的苛求,与时间赛跑。投资是没有终点的旅程,让我们放松心态,做时间的朋友,收获的将不止是财富,还有知识和情谊!
分享到:
相关文章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