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入门 > 正文

「002550股票」写了《周期》的霍华德·马克思,为什么没提出应对

互联网

002550股票


  「002550股票」写了《周期》的霍华德·马克思,为什么没提出应对周期的定量方案
 
 
  
 
 
  霍华德·马克思的到访,让“周期”一词重新回归我们的视野。
 
 
  过去几年国内股票投资界对周期的讨论比较有限,直到周金涛的出现,伴随他多份报告的广为流传,周期一词飞入寻常百姓家。
 
 
  周金涛与霍华德·马克思都讲周期,二者对于周期的描述、定义存在一些差异,但本质上有很多共通之处。
 
 
  怎么理解周期?周金涛当年有篇报告叫《周期的真实义》,开篇五个字:周期即人性,基本点明了周期的本质:理解周期,从理解人性开始。
 
 
  周金涛还有一句名言,人生发财靠康波。康波是什么?他认为是60到80年的一个超长周期。自从有了人类,可能就有了周期,只不过人的生命相对有限,所见时间较短,对于超长周期的理解也就比较困难。退一步来说,康波周期假设是否成立,我认为对投资来说无关紧要,因为60年真的是太长了。
 
 
  当我们用统计学的方法去寻找周期的迹象时,更应该关注的是周期背后的驱动因素。我根据自己的理解把周期分了几类:
 
 
  ●康波,作为超长周期,驱动因素是什么?最重要的也许是三点:人口、技术和制度。
 
 
  ●中长周期(10到20年),房地产、信贷、进出口等宏观因素对其影响会更大。
 
 
  ●短周期或超短周期,A股基本5-7年会出现一波大牛市,也会出现一波大熊市,驱动因素到底是什么?也许就是霍华德·马克思在《周期》里提到的人性因素,人性的贪婪和恐惧使得我们的情绪像钟摆一样左右摆动,情绪在短周期里面可能起的作用会更大一些。
 
 
  股指的上上下下,短期波动中可能情绪占主导,而估值影响有限,但若从跨越短周期的中长期视角看,估值仍然是决定性因素。
 
 
  写了《周期》的霍华德·马克思,并没提出应对周期的定量方案,为什么?我觉得可能因为具体应对方案过于复杂,或者反过头来说,也可能是因为在方法论上太过简单。从思维方式来说,我觉得霍华德·马克斯的“应对重于预测”这句话非常重要,对我们的投资体系也构成了非常重大的影响。
 
 
  未来是个概率分布
 
 
  很多投资人习惯预测,但在我们的概念里,未来会是一个概率分布。概率分布的潜台词是,虽然我们并不知晓短期内未来会呈现什么走势(因为这个走势往往为随机性所主导),但我们可以通过给市场测体温来大致描述市场所处状态,比如现在是冬天还是夏天。一旦我们把视角放的更长,就会发现四季有轮回,夏天温度过高意味着以后温度下降的概率会明显大于温度上升的概率。反之,冬天亦然。
 
 
  霍华德·马克思也说,应该根据你在周期中所处的状态来决定你的配置和仓位。其实他已经告诉了我们应对周期最重要的方法:用概率论的眼光去看待未来,让你的投资组合长期来看在概率上面对你有利,不断地重复去做这件事情,大概率就能够战胜市场。这就是我对《周期》这本书的理解。
 
 
  市场不能预测,就像格林斯潘所说,没有人知道泡沫什么时候破裂,只有破灭以后你才知道是个泡沫。但不能预测的市场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呈现出规律,这个规律是用统计或概率的方式来呈现的。比如,未来上涨的可能性比下跌的大,这是一种描述,是不是说一定会涨?不是的,小概率的事情总是会发生的。
 
 
  从去年从1月份开始,中泰资管微信公众号每个月会发一篇风险管理月报,就是去刻画当前市场的风险状态。我们的风险模型分了三个维度,基本面、市场情绪和市场预期,其中基本面是中长期的指标,情绪是偏短期的指标,而市场预期则是偏中期的指标。
 
 
  我们每个月观察这三类指标不同的变化程度,对当前的市场状态打分。通过分数的高低来告诉大家当前市场是处于一个什么的风险状态。比如就当前的情况来看,估值是中等略偏下水平,而情绪指标则处于偏高位置。
 
 
  这几个指标背后对应的是什么数据?市场预期方面,我们会去收集所有卖方报告看多或者看空的比例,这代表大家对市场的态度。市场情绪方面,我们既观察长线资金的流入、流出状况,也捕捉短线资金的信息,以及以散户为主的开户数、融资融券月,这些情绪指标会反映交易结构的状况。
 
 
  通过对基本面、市场情绪和市场预期三个因素的加权,获得一个0到100分之间的分值,从历史经验来看,权益市场对应的分值大体在30分到70分之间波动,超越70分和低于30分都算是历史极值状态。
 
 
  2018年,权益市场的分值两度步入历史极值区间,一次是2018年1月70分,一次2018年10月低于30分,从2018年10月到今年1月,这个分值在低于30分的区域待了四个月,直到今年2月,迅速回到了近50的分位。尽管对照去年的市场走势,风险管理月报的实际验证效果还不错,但我们没有把它作为预测系统,而是把它作为一个风险评估系统,通过它去评估胜率和赔率。
 
 
  回到本文的标题,尽管写了《周期》的霍华德·马克思并未提出应对周期的定量方案?但书中仍有三个观点,对我们的影响重大:
 
 
  ●均值回归是长期最大的力量。
 
 
  ●短期而言,极致的一致预期是最可靠的反向指标,也就是为什么情绪往往总是大幅摆动,过度的贪婪和过度的恐惧,都是市场见顶或者见底的可靠指标。
 
 
  ●未来总是不可完全准确预测的。未来一定会出现很多的黑天鹅和灰犀牛。这个就要求我在资产组合里面,时时刻刻为不确定性,准备好策略。我们的策略是在资产里面加入一些类保险类策略,比如说期权或者CTA,对组合做一个保护。
 
 
  未来是个概率分布,以确定性的思维去看待未来和以不确定性的思维去看待未来,在投资上有非常大的区别。如果以不确定性的思维去应对未来,一定会时时刻刻在组合里面保留足够多的弹性。我们不需要去完全准确知道市场,只要能够大体描绘出未来的概率分布,同时让组合在这个概率分布上面对我们有利,长期就可以获得不错的结果。
分享到:
相关文章
关闭
关闭